2020年2018年迎来了完整的微单,但送走了自拍神器

时间:2020-05-04 10:15 来源:未知 作者:baidu.com

今年5月,奥林巴斯关闭了其深圳工厂,其生产线被转移到越南的车间相机行业以实现增长。从2016年起,它进入了一个过渡时期,到2018年,这一过渡甚至更加显著。高价专业产品带来了巨大的利润空间。相机已经从过去的薄利多销转变为依靠高价值、高利润产品的销售策略。每个人都可能注意到,自2017年以来,尼康一直专注于销售高端产品。索尼新产品的价格也升至新高,黑卡系列可以超过8000元。松下GH5/GH5S的售价接近20,000英镑。相机行业的竞争变得更加残酷。

尼康Z系列是最激进的卡口设计,直径最大,法兰距离最短。

新的刺刀意味着新的摄像系统。在其诞生之初,微型单反相机主要是便携式的,但现在高效率和专业化是微型单反相机的发展趋势。因此,在2018年,出现了许多怪物级的微型单镜头,如佳能RF28-70毫米f/2,如尼康58毫米f/0.95。这些镜头与“便携性”无关,而是典型的专业镜头。微型单摄像机并没有放弃便携性,但是便携性和专业性现在是微型单摄像机之间非通信的两个增长目标。

2018年,对高像素的竞争将会结束,2019年也很难看到像素的激增。佳能和尼康的全画幅微单相机刚刚发布,技术堆栈没有松下成熟,所以未来测试这两个主要的微单系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至少在对焦、防抖、视频功能和镜头组方面,这两家公司需要一些时间来完善和慢慢提高。在活动摄影领域,中国品牌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就。

回顾日本品牌,奥林巴斯在2018年关闭了深圳工厂,将生产转移到越南。2017年,尼康还关闭了姑苏广场,产品被转移到当地和泰国生产。面对全球相机销量的下降和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相机品牌已逐渐将海外生产线国有化,转移到日本或东南亚。相机行业正朝着高利润率的方向发展,相机产量注定会继续下降。微型单反相机肯定会取代单反相机,但相机行业的缓慢衰落仍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目前,2018年只有4款像SX740这样的新型纯家用卡机。

目前,国内制卡商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被手机取代,另一种是改用更大的画框,如松下ZS220等一英寸的国内制卡商。然而,换成一英寸也意味着更高的产品价格。不仅是卡式摄像机,连入口微表和入口单反也面临着手机的威胁。随着手机摄影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用户不会选择购买额外的入门相机。

2019年可能是国内卡牌玩家的最后一战,入门级单反和MSR的售价约为2000-3000元,它们也需要重新考虑在对抗手机时应该采取何种策略。

本土化:推进中国制造和日本品牌关闭中国工厂

2018年,我们总结的最后一个术语是“本地化”。一方面是中国相机产业的迅速崛起,另一方面是大量日本相机品牌回归日本。


2020年2018年迎来了完整的微单,但送走了自拍神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baidu.com

首页 数码相机排行榜 数码相机参数 数码相机报价 数码相机资讯
回到顶部
describe